經濟糾紛案列

> 律師案例 > 經濟糾紛案列 >

惠州市惠陽區租賃裝修合同經濟糾紛案例

時間:2018-11-28
惠州市惠陽區租賃裝修合同經濟糾紛案例

原被告信息

上訴人(原審被告):劉衛兵,男,漢族,1966年7月24日出生,住湖南省株洲市攸縣。

上訴人(原審被告):夏金妹,女,漢族,1970年1月12日出生,住湖南省攸縣。

被上訴人(原審原告):曹廣清,男,漢族,1984年1月22日出生,住廣東省惠州市惠城區。

原審被告:惠州市惠城區漣花百貨店。經營場所:惠州市惠城區水口鎮龍騰綜合市場二樓。

經營者:李曉波,男,漢族,1990年9月3日出生,住湖南省攸縣。
惠州市惠陽區租賃裝修合同經濟糾紛案例

審理過程
上訴人劉衛兵、夏金妹因與被上訴人曹廣清租賃合同糾紛一案,不服廣東省惠州律師惠城區人民法院(2016)粵1302民初6329號民事判決,向本院提起上訴。本院于2017年6月6日立案后,依法組成合議庭公開開庭審理了本案。上訴人劉衛兵及委托訴訟代理人曾裕雄,上訴人夏金妹,被上訴人曹廣清,原審被告的經營者李曉波到庭參加訴訟。本案現已審理終結。
上訴人訴稱

上訴人劉衛兵上訴請求:1、依法撤銷廣東省惠州市惠城區人民法院作出的(2016)粵1302民初6329號民事判決,駁回被上訴人對上訴人的訴訟請求;2、本案全部訴訟費用由被上訴人承擔。

事實和理由為:一、上訴人不是本案的適格被告,不應承擔責任。與被上訴人曹廣清簽訂租賃合同的惠州惠城區漣花百貨店系依法登記的個體經營戶,其登記經營者為李曉波,實際經營者為原審被告夏金妹。上訴人系投資人,不參與實際運營,原審事實認定上訴人劉衛兵為實際經營者的事實有誤。被上訴人曹廣清與惠州惠城區漣花百貨店的債權債務糾紛發生在原審被告夏金妹的經營期間,與上訴人無關。二、被上訴人曹廣清(乙方)與惠州惠城區漣花百貨店(甲方)簽訂的《散裝專柜合同》第七條中約定:“甲方收取乙方裝修費2萬元,合同到期裝修費不退還,若甲方在合同期限內轉讓或停止營業,甲方按每月收取750元,將多余的裝修費退還給乙方且合同終止收回乙方場地。”合同中約定了惠州惠城區漣花百貨店收取被上訴人曹廣清的進場裝修費不退還;只有在惠州惠城區漣花百貨店(甲方)發生轉讓或停止營業的情形,則只按每月750元收取被上訴人曹廣清的裝修費;雙方在合同中對此有明確約定,應依雙方約定,在被上訴人曹廣清提前解除合同的情形下,不應退還其交納的裝修費15000元,原審判決退回曹廣清的進場設施費10500元有誤。三、雙方在合同中并未約定逾期支付退還款項需加付利息,判決支付款項利息沒有事實和法律上的依據。

被上訴人辯稱
上訴人夏金妹的答辯意見:以上訴狀為準。
 
被上訴人曹廣清的答辯意見:本案夏金妹僅是代表,她簽名后,還有劉衛兵的代表人簽了字的。每一次貨卡,都是有夏金妹和劉歡簽了字的。足以證明他們是合伙合作關系。簽訂散裝合同,已經約定好封裝修費。在經營前,被上訴人沒有享受到設施,所以那些錢被上訴人也沒必要給,簽了合同退出后,雙方都共同簽名確認的,都是合作期間產生的。一審判決公平。再者,2015年劉衛兵的兒子劉歡、老婆劉紅威脅夏金妹,要求把漣花百貨店的一張卡交給劉衛兵,是在其脅迫下才交出來的,在水口派出所有記錄。
 
原審被告未發表相關辯論意見。
 
上訴人夏金妹上訴請求:1、判令撤銷廣東省惠州市惠城區人民法院(2016)粵1302民初6329號民事判決書,發回重審,或者依法改判,駁回被上訴人的全部訴訟請求;2、本案的一、二審訴訟費用由被上訴人承擔。
 
事實與理由:一、一審法院基本事實認定不清,原審被告惠州惠城區漣花百貨店的實際經營者并非上訴人,而是原審被告劉衛兵。原審被告惠州惠城區漣花百貨店的對外債務應由原審被告劉衛兵承擔,而不應由上訴人承擔。原審被告惠州惠城區漣花百貨店本是由原審被告劉衛兵與案外人李軍波合伙經營,2015年11月18日,原審被告劉衛兵與案外人簽訂《解除合伙協議書》,約定李軍波退出經營,該百貨店由劉衛兵全權負責,并約定在2015年11月18日之前的債權債務已經全部清理付清,之后的債權債務也與李軍波無關。因此,原審被告劉衛兵從2015年11月18日起是該百貨店的實際經營者,并承擔該百貨店的全部債權債務。而上訴人并非原審被告惠州惠城區漣花百貨店的實際經營者,雖然《散裝專柜合同》是上訴人代表惠州惠城區漣花百貨店簽訂,但這是上訴人在當時受該百貨店經營者委托代表該百貨店簽訂該合同,并且事后經過該百貨店的實際經營者確認,因此,被上訴人所主張的訴求不應當由上訴人承擔。此外,上訴人之所以在被上訴人提供的證據《經濟糾紛》上簽字,僅是在被上訴人的請求下,確認被上訴人存在向百貨店主張債務的事實,而并不是對其所主張的事實、數額以及計算方法本身進行認可,上訴人也并無權代表百貨店認可該債務,而該《經濟糾紛》的落款日期為2016年8月13日,而此時該百貨店的實際經營者是劉衛兵,其按照2015年11月18日所簽訂的《解除合伙協議書》,應對惠州惠城區漣花百貨店的全部債權債務承擔全部責任。因此,即使被上訴人所主張屬實,也應當由原審被告劉衛兵承擔,而不應當由上訴人承擔。二、被上訴人主張的裝修費及誤工費沒有事實與法律依據,應不予支持。依據《散裝專柜合同》第七條之規定,“甲方收取一方裝修費20000元,合同到期裝修費不退還;若甲方在合同期限內轉讓或者停止營業,甲方按每月收取750元,甲方只需將多余的裝修費退還給乙方且合同終止收回乙方場地,并且甲方不對乙方進行任何其他賠償”,也即被上訴人與原審被告惠州惠城區漣花百貨店約定,僅在出現“甲方在合同期限內轉讓或者停業”導致被上訴人無法經營的情形出現時,原審被告惠州惠城區漣花百貨店才應當以一定的方式退還其20000元裝修費,否則不予退還。而事實上雙方合同終止,是被上訴人主動提出提前解除的,而并非原審被告惠州惠城區漣花百貨店出現轉讓或者停業之情形導致其無法繼續經營。因此,被上訴人主張的裝修費沒有事實與法律依據,應依法予以駁回。此外,被上訴人所主張的所謂誤工費等10000元,也并未提供任何證據證明,并非事實,應依法予以駁回。綜上,一審判決基本事實認定不清,程序嚴重違法,依據《中華人民共和國民事訴訟法》第一百七十條第一款第(三)項、第(四)項之規定,應依法撤銷一審判決,發回重審,或者依法改判,駁回被上訴人的全部訴訟請求,維護上訴人的合法權益。
 
上訴人劉衛兵的答辯意見:以上訴狀為準。
 
被上訴人曹廣清的答辯意見:本案夏金妹僅是代表,她簽名后,還有劉衛兵的代表人簽了字的。每一次貨卡,都是有夏金妹和劉歡簽了字的。足以證明他們是合伙合作關系。簽訂散裝合同,已經約定好封裝修費。在經營前,被上訴人沒有享受到設施,所以那些錢被上訴人也沒必要給,簽了合同退出后,雙方都共同簽名確認的,都是合作期間產生的。一審判決公平。再者,2015年劉衛兵的兒子劉歡、老婆劉紅威脅夏金妹,要求把漣花百貨店的一張卡交給劉衛兵,是在其脅迫下才交出來的,在水口派出所有記錄。
 
原審被告未發表相關辯論意見。
 
被上訴人曹廣清向一審法院起訴請求:一、被告立即向原告支付貨款11208.5元和裝修費10500元,共計21708.5元,并從2015年12月19日起按照中國人民銀行同期同類貸款利率的四倍計付逾期付款利息至全部款項付清之日止;二、被告向原告支付處理貨款、裝修費事宜期間產生的誤工費1萬元;三、由各被告共同承擔本案的訴訟費。
 
一審法院認定事實:被告惠州惠城區漣花百貨店是登記成立的個體工商戶,登記經營者為被告李曉波,實際經營者為被告夏金妹,被告劉衛兵亦為投資人。
 
2015年5月1日,原告曹廣清(乙方)與被告惠州惠城區漣花百貨店(甲方)簽訂了《散裝專柜合同》,約定原告向被告惠州惠城區漣花百貨店提供散裝打稱食品,原告按照月銷量向被告惠州惠城區漣花百貨店支付相應的租金,合同期限為2015年5月1日至2017年5月1日,該合同第七條明確約定:“甲方收取乙方裝修費2萬元,合同到期裝修費不退還,若甲方在合同期限內轉讓或停止營業,甲方按每月收取750元,將多余的裝修費退還給乙方且合同終止收回乙方場地”。合同簽訂后,原告向被告惠州惠城區漣花百貨店交付合同進場裝修費人民幣1.5萬元。原告經營6個月后,與被告惠州惠城區漣花百貨店協商解除合同,2016年8月13日,原告與被告惠州惠城區漣花百貨店、被告夏金妹簽訂了《散裝專柜(曹廣清)與水口鎮漣花百貨店的經濟糾紛》書面材料,載明“2015年散裝專柜9月份銷售總額32902元,實付32092元,還應付曹廣清810元;2015年10月份、11月份銷售總額54598.5元(暫未付款給曹廣清);漣花百貨店實收散裝專柜(曹廣清)進場設施費1.5萬元(曹廣清經營了6個月,按合同750元/月,應退回10500元給曹廣清);散裝專柜(曹廣清)10月份、11月份在漣花百貨店預支金額30400元;散裝專柜(曹廣清)9月份-11月份應付漣花百貨店租金13800元(4600元/月);最終惠城區水口鎮漣花百貨店還應付21708.5元給散裝專柜(曹廣清);經雙方商議漣花百貨店應付散裝專柜(曹廣清)的21708.5元由漣花百貨店代理財務賬暫時代為支付”,原告曹廣清在上面簽名按手印,被告惠州惠城區漣花百貨店在上面蓋章,被告夏金妹在上面簽名并按手印,代理財務署名為劉歡并按手印。2016年8月13日,案外人劉歡代被告惠州惠城區漣花百貨店向原告償還欠款4000元。
 
一審法院認為:被告惠州惠城區漣花百貨店于2016年8月13日以書面形式與原告曹廣清確認了應付原告曹廣清款項21708.5元,則被告惠州惠城區漣花百貨店應按照約定向原告曹廣清支付相應款項。現被告惠州惠城區漣花百貨店違約,則除應繼續支付未付款項外,還應承擔違約責任,向原告曹廣清支付資金占用利息損失。原告曹廣清已經收到了案外人劉歡支付的款項4000元,則被告惠州惠城區漣花百貨店還應向原告支付款項17708.5元(21708.5元-4000元),利息則應以17708.5元為本金,按照中國人民銀行同期同類貸款利率,從原告起訴之日(2016年8月29日)起計算至款項付清之日止。被告夏金妹、被告劉衛兵均為被告惠州惠城區漣花百貨店實際經營者,應當對被告惠州惠城區漣花百貨店的上述債務承擔共同清償責任。被告惠州惠城區漣花百貨店、被告夏金妹、被告劉衛兵辯稱應在欠款中扣除進場設施費10500元,但原告曹廣清與被告惠州惠城區漣花百貨店簽訂的《散裝裝柜合同》并未約定曹廣清提前終止合同則進場設施費不予退還,且被告惠州惠城區漣花百貨店已書面確認應退還原告進場設施費10500元,故被告方該項抗辯意見,本院不予采納。關于原告訴請的誤工費1萬元,沒有事實與法律依據,本院不予支持。
 
綜上所述,依照《中華人民共和國合同法》第六十條、第一百零七條、《中華人民共和國民法通則》第二十九條和《中華人民共和國民事訴訟法》第一百四十二條,判決如下:一、被告惠州惠城區漣花百貨店、被告夏金妹、被告劉衛兵應在本判決發生法律效力之日起七日內向原告曹廣清支付款項17708.5元及利息(利息以17708.5元為本金,按照中國人民銀行同期同類貸款利率,從2016年8月29日起計算至款項付清之日止);二、駁回原告曹廣清的其他訴訟請求。
 
如果未按本判決指定的期間履行給付金錢義務,應當依照《中華人民共和國民事訴訟法》第二百五十三條之規定,加倍支付遲延履行期間的債務利息。
 
本案受理費340元(原告已預交),由被告惠州惠城區漣花百貨店、夏金妹、劉衛兵承擔。
 
二審中,雙方當事人沒有提交新證據。

法院認為
本院經審理認為,本案租賃合同糾紛爭議的焦點是:二上訴人及原審被告是否需向曹廣清支付涉案相關費用及利息。
 
關于本案焦點。首先,原審被告惠州惠城區漣花百貨店于2016年8月13日以書面形式與被上訴人曹廣清確認了應付被上訴人曹廣清款項21708.5元,則原審被告惠州惠城區漣花百貨店應按照約定向被上訴人曹廣清支付相應款項。現原審被告惠州惠城區漣花百貨店違約,則除應繼續支付未付款項外,還應承擔違約責任,向被上訴人曹廣清支付資金占用期間利息損失。
 
其次,根據被上訴人提交的《收款收據》顯示,原審被告惠州惠城區漣花百貨店代理財務于2016年8月13日償還欠款4000元,但其后原審被告并未再償還剩余款項,原審被告及二上訴人均未提交證據證明其已償還剩余款項或不存在相關債務,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民事訴訟法》第六十四條的規定,依法應承擔舉證不能的不利后果。基于被上訴人曹廣清已經收到了案外人劉歡支付的款項4000元,則原審被告惠州惠城區漣花百貨店還應向原告支付款項17708.5元(21708.5元-4000元),利息則應以17708.5元為本金,按照中國人民銀行同期同類貸款利率,從被上訴人一審起訴之日(2016年8月29日)起計算至款項付清之日止。
 
再者,上訴人夏金妹雖辯稱《散裝專柜合同》系代原審被告簽訂,但其并未提交相關的委托材料予以佐證,而其后所簽訂的《經濟糾紛》,其雖辯稱系應被上訴人的請求而簽訂,但上訴人夏金妹作為完全民事行為能力人,應知曉簽訂該文書的后果,現其未提交相關證據證明其在簽訂上述兩份文件時存在受脅迫、受欺騙或只是獲得相應授權情況下的代理行為,而在“糾紛雙方當事人確認后簽字”一欄中簽字,并且,在一審法院2016年11月24日庭審中,夏金妹當庭承認其是惠州惠城區漣花百貨店的實際經營者之一。因此,一審法院根據現有證據,認定上訴人夏金妹屬于實際經營者應承擔相應責任,并無不當。同時,雖劉衛兵辯稱被上訴人曹廣清與惠州惠城區漣花百貨店的債權債務糾紛發生在夏金妹的經營期間,與其無關。但上訴人劉衛兵亦在一審法院庭審中承認其系惠州惠城區漣花百貨店的投資者,剛開始與其弟李軍波一起合伙實際經營的,之后則由其弟媳夏金妹實際經營,并將侄子李曉波登記為經營者。劉衛兵與李軍波于2015年11月18日簽訂的《解除合伙協議書》亦印證在2015年11月18日之前劉衛兵系與李軍波合伙經營惠州惠城區漣花百貨店(該協議中稱為惠州漣花購物廣場與4000元收款收據中手書名稱一致),只是在2015年11月18日才通過協議解除合伙關系。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民法通則》第三十五條第二款規定,合伙人對合伙的債務承擔連帶責任,法律另有規定的除外。償還合伙債務超過自己應當承擔數額的合伙人,有權向其他合伙人追償。本案被上訴人曹廣清與二上訴人之間的債務實際發生在2015年11月18日以前,即發生在合伙經營期間,劉衛兵與李軍波的解除合伙協議發生在本案債務發生之后,則劉衛兵與李軍波關于合伙經營期間的債務分擔的約定未經債權人認可不能對抗債權人。因此,一審法院判決劉衛兵應對該債務承擔連帶責任,符合法律規定,本院予以維持。
 
另,二上訴人均辯稱《散裝專柜合同》系被上訴人曹廣清單方提前解除,而非甲方(惠州惠城區漣花百貨店)在合同限期內轉讓或停止營業,故不應退還其進場設施費10500元。經查,被上訴人曹廣清與原審被告惠州惠城區漣花百貨店簽訂的《散裝專柜合同》并未約定被上訴人曹廣清提前終止合同則進場設施費不予退還,且原審被告惠州惠城區漣花百貨店在《經濟糾紛》中已承諾應退回被上訴人曹廣清進場設施費10500元,該《經濟糾紛》協議有曹廣清、夏金妹、案外人劉歡(劉衛兵之子)簽名確認,亦有惠州惠城區漣花百貨店印章予以確認。故二上訴人該項抗辯意見,本院不予采納。對于誤工費10000元,因被上訴人并未提起上訴,視為其對該一審判項予以確認,二上訴人及原審被告無需支付其誤工費10000元。
 
綜上,原審判決認定事實清楚,適用法律無誤,本院予以維持。依照《中華人民共和國民事訴訟法》第一百七十條第(一)款之規定,判決如下:
 
二審裁判結果
駁回上訴人劉衛兵、夏金妹的上訴請求,維持原判。
 
《中華人民共和國民事訴訟法》第六十四條如下:
當事人對自己提出的主張,有責任提供證據。
當事人及其訴訟代理人因客觀原因不能自行收集的證據,或者人民法院認為審理案件需要的證據,人民法院應當調查收集。
人民法院應當按照法定程序,全面地、客觀地審查核實證據。
《中華人民共和國民法通則》第三十五條第二款

合伙的債務,由合伙人按照出資比例或者協議的約定,以各自的財產承擔清償責任。
合伙人對合伙的債務承擔連帶責任,法律另有規定的除外。償還合伙債務超過自己應當承擔數額的合伙人,有權向其他合伙人追償。
 

  聯系人:文律師

   電話:13889905447

  郵箱:[email protected]

  地址:惠州市江北文明一路3號中信城市時代B座15樓

惠州律師二維碼
Copyright © 2013-2020 惠州偉倫文律師 版權所有 技術支持:做來玩
有麻将的棋牌平台